心得体会

“小村大债”让基层负重前行

时间:2022-07-31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小村举大债,白条一大堆。”这已成为个别地方村级债务的真实写照。有的村白条竟然打了近40年,到底是谁欠下的都无从找起。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西部多地采访发现,部分农村负债问题严重。有的村负债几十万,有的超过千万;有的是上个世纪的“白条”,有的是近几年的新债;有的村干部被围追堵截不敢出门,有的村干部被逼借高利贷替村还债。“旧债未了又添新债”,多数村没有偿还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村级债务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白条到底有多少张我记不清了,不过应该有1公斤重。”呼和浩特市新城区生盖营村村民云有贞反映,从2008年至2013年,十多位村干部因检查、雇工等用餐,在他家饭馆打了30多万元的白条,一直未还。记者看到,这些泛黄的白条欠款额从一百多元到几百元不等。

  事件引起新城区政府关注,在纪委等部门介入下,30多万元的债务最终决定“谁打的白条谁来还”。尽管村干部们觉得有些无奈,但又不得不“担当”。前任村主任委屈地说,自己只是作为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在欠条上签了字,这笔钱跟他没关系。白条到底由谁来还仍在争议中。然而,记者发现,这笔陈年旧账仅是生盖营村村级债务的冰山一角。

  这几天,生盖营村的村支书刘建平、村主任渠源湖被催债整得焦头烂额。“有好几拨人同时讨债,其中一家企业盯得最紧,三年前村里欠下人家土地补偿费80万元,天天打电话催。”刘建平说,“企业让我给打个欠条,我才不哩,一打条就会被起诉。”渠源湖显得更为焦虑,他说,等年底几个工程审计完就该付款了,村里的缺口估计有三四百万元,到时日子更不好过。

  记者在基层调查发现,日子不好过的不止生盖营村。记者随机入户了乌兰察布市一乡镇,据“三资核算”结果,镇里8个村中有5个负债,其中一个村负债27万余元。记者来到该村采访,村支书向记者倒出了一肚子苦水。他讲述,债务主要有村干部多年前的工资、村干部垫资、雇工费、机电井维修费等,有的是1997年欠下的工资,有的是新近欠下的维修费。“历届村两委欠下30多位村民的钱,父亲死了,儿子接着要,拧得很紧。”

  存量大、增量多、无偿还能力,这几乎是大多数村子面临的普遍问题。有的村白条打了近40年,到底是谁欠下的都无从找起。而近几年新增的债务更是量大惊人。某县的村级债务规模达7.9亿元,仅一个镇的村级债务就达7700万元,其中最多的一个村负债超过1000万元,总负债占总资产的50%。陈年旧账一般是吃喝欠下的,新的债务大多用于公共事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村集体经济发展等。

  催债的压力和躲债的困扰,让一些村干部苦不堪言。乌兰察布市一村支书郭海俊苦笑自己是“两肩挑”村干部,一肩挑着发展的担子,一肩挑着沉重债务。前些年他按照镇里安排,联系挖机队为村里拆危旧房,欠下150万元工钱,20多名工人直接堵门、扣车,赖在他家不走。迫不得已,他借高利贷等还了40万元。“我去镇里要了四五十趟,真不知道哪天能还清。”

  最近,在某个全国文明村当村支书的董建军“压力山大”。他刚收到债主通知,“我要起诉你们村,等着法院传唤吧”。他讲述,评全国文明村前后几年,村里组织了200多次村民才艺展示,其间招呼大伙用餐,欠下约12万元餐费;村里盖起戏台,村民和上级领导要求唱戏,累计欠下约49万元演出费,剧团甚至把他家的几车水果扣走抵债。“这次是因为还不起钱,一个戏班子起诉了村里。”

  这种“民告村”的案例不在少数。在内蒙古中部一村庄,村集体欠了四五十户农民的钱,村民多次索要未果,告到了镇纪委,还有的直接将村委会告上法庭。

  此外,村级债务的形成还与财务管理松散,项目建设村级匹配金额过大,个别村寅吃卯粮超能力发展等因素相关。一些村干部为还旧债拆东墙补西墙,甚至突破了专款专用限制。2014年,赤峰市山嘴村25万元地面硬化项目中,村支书、村主任将本应20厘米厚的水泥混凝土,降为10厘米,节省下11万元还了村级欠债,2017年两名村干部被问责。

  还有一些村,对待村级债务走了极端,怕生债而不敢想、不敢干,认为“拨多少钱就干多少钱的事,没钱就不干事,不干事就不会负债”。这种“等靠要”思想同样制约农村发展。采访中,一些村干部表示,宁肯不发展也不负债,哪怕欠下一块钱,最后都是找自己来要。

  债务不是洪水猛兽,一个地方有债务并不代表有问题,没有债务也不说明就是好现象。业内专家和基层干部认为,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债务问题,既不能谈“债”色变,也不能听之任之。

  记者调查发现,多数村级债务是为了推动当地经济发展。因此,对待村级债务,需区别对待旧债和新债,开展专题调研,分门别类提出解决方案。有的地方,媒体一曝光,纪检监察部门一介入,迅速了结,显然不是最合理的办法。

  基层呼吁,全面从严治党,还要加强对基层权力的监督,加强基层“微腐败”治理,在村级债务问题中严肃追责,查处惩戒一批苍蝇,让涉事人员付出应有的代价,切实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当务之急是要摸清债务底数,分类施策,集中清理旧账。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洁等人认为,各地应全面核查村级债务底数及成因,然后因村、因债分类处置。可采取结对抵冲销债,对债权人已不存在或已放弃债权的呆账依法核销,盘活存量资产化债等多种方式化债。

  具体来看,首先要增加基层公共建设投入,破解集体经济难题。尤其是偏远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等配套压力较大,有村干部表示,因为拿不出配套经费,好项目也不敢要。多位县委书记和乡镇干部认为,化债还是要靠发展,通过政策引导、项目支持等方式,积极培育村集体经济。涉及土地使用上,加大改革力度,可通过灵活置换土地等方式,为农村发展留出空间,使村集体经济在化债和防债方面发挥源头活水作用。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村本级支出明显加大,而在很多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缺乏村集体经济,上级拨付的办公经费又很有限,让村集体捉襟见肘,很多工作不欠债无法开展。

  包头市沙尔沁一村去年办公经费仅有3.5万元,集体经济收入为零,靠着讨要欠款获得8万元收入。“一家人吃喝拉撒一年,3.5万元都不够,更别说一个2700多人的大村子。”村支书王梦宁介绍,去年仅村委会各类工作人员工资,就支出7万多元,此外还因维修路面等产生了支出,不仅没结余,村主任还垫进去7万元。“村里还有三四十万的旧债,厕所马上要塌,根本拿不出钱修,只能贴张纸让大伙当心。”

  其次要完善村级财务制度,划定债务率红线。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田孟表示,在村级债务问题中,还需警惕“无责任的发展欲”,处理好“弱发展能力”与“强发展欲望”的关系。业内人士认为,应完善村级财务制度,强化预算管理,划出债务率红线,确保债务“适度、可控、短期”,把化债与防债列入村干部,特别是村支书政绩考核内容,并把村干部离任审计真正落实到位,避免任期内无限制、无责任举债。

  此外,还要树立过紧日子思想,严格压缩支出。在推进新农村建设同时,应在村两委中大力弘扬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精神,合理规划项目建设,认真确定每一项开支,减少随意增加非必要性开支,严禁举债列支村级非生产性支出,严格控制盲目举债行为。(记者张丽娜 王靖 安路蒙)

  2022年7月28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钦工镇条沿村1500亩梨园内,脆甜可口的翠冠梨挂满枝头,农户们忙着采摘、装箱、运输,呈现一片繁忙的丰收美景。今年夏天持续高温,市场行情看好,预计全村梨子总销售超千万元,人均增收超2000元。

  2022年7月26日,辽宁省沈阳市30余位小学生在辽宁猎鹰国防教育基地参加暑期国防教育夏令营活动。八一建军节前夕,学生们通过军事拓展项目训练,培养自主独立的生活习惯和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同时增强了学生们的国防意识。

  湖南张家界市武陵源景区天子山索道工作人员对索道运行设施进行安全检查。该景区在做好疫情防控、预约游览等服务保障措施的基础上,加大对景区内高空客运索道的安全隐患排查力度,保障高温天气下旅游接待安全。

  2022年7月24日,河北省遵化市团瓢庄乡山里各庄村在废弃尾矿上修建的景区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2022年7月22日,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印象·袁家村,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跑驴(丁嘴跑驴)非遗传承人在为游人表演

  2022年7月20日,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阜溪街道龙胜村小山漾淡水珍珠养殖基地,养殖户在采收珍珠蚌。

  2022年7月18日,有着“天鹅之城”美誉之称的河南省三门峡市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湖面上密密层层的荷叶铺展开去,与蓝天白云城市相连接,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2022年7月17日在江苏启东中远海运海工码头拍摄的世界首艘3000吨级自升式风电安装船。

  国家重点工程常益长高铁铺轨成功通过由中铁五局承建的常益长高铁全线控制性工程——资水特大桥,为常益长高铁建设早日通车运营奠定坚实基础。常益长高铁资水特大桥全长9267.57米,是常益长高铁全线的重点控制性工程。

  2022年7月18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沟,无人机航拍晨雾环绕中的森林“地球仓”。这是去年9月,刚刚建成的地标性旅游配套设施,进一步提升了游客的旅居服务品质。

  2022年7月17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漳扎镇中查村,游客骑行在生态如画的景色中。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以及学生暑假的到来,九寨沟的旅游逐渐热了起来。

  2022年7月15日,福建省德化县公安局交通民警联合乡镇派出所开展夜查酒醉驾专项整治行动。当晚,民警深入娱乐场所周边开展交通安全宣传,全力遏制酒醉驾违法多发势头,切实防范夏季交通安全风险。

  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分公司设立了专用绿色通道,派出专人专车,确保高考录取通知书准确、安全、及时送到被录取的考生手中。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那拉提空中草原茂盛的青草犹如绿色的地毯,万紫千红的花海随风摇曳。

  2022年7月11日,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千金镇的湖杭高速项目建设现场,工人正操作滚焊机生产预制钢梁。

  2022年7月9日,江苏省宿迁市骆马湖畔,蓝天白云与秀美的风光交相辉映,不少市民游人在湖畔休憩、游玩。近年来,宿迁市贯彻绿色生态发展理念,全力打造江苏生态大公园,使当地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持续增强。

  2022年7月7日,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土陶厂,包括山东省日照市的黑陶艺术家秦慧敏(左二)在内的9名制陶匠人与当地土陶厂技术人员进行陶艺交流。自第十批日照援疆以来,文化日照润疆行先后15批次245人走进麦盖提县,开展形式多样的交流活动,促进两地社会经济、文化的交往

  2022年7月5日,小暑将至,云南省丽江市各地农民抢抓农时,加强农作物田间管理,进行除草、施肥、修剪等农事活动,为丰收打好基础。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