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报告

記者調查偷拍黑色産業鏈:各類偷拍視頻在網上分門別類售賣

时间:2022-08-0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酒後滋事、溺亡事故、“鹹豬手”、兩搶一盜隨著夏季的來臨,氣候和人們生活、娛樂方式的改變,社會治安形勢也隨之變化。守護夏日安寧、維護和諧穩定,是人民群眾的熱切期盼。

  為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開展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各地政法機關結合實際情況,積極開展治理“醉駕”、防溺亡、打擊街面犯罪、夜間法律服務等工作,備受群眾好評。

  從今天起,法治經緯版推出“法治守護夏日安寧”專題報道,展現各地政法機關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勇於改革創新,大力整治夏季社會治安問題,守護一方平安的生動實踐,敬請關注。

  成員幾百乃至幾千人的社交群,群裏“靜悄悄”,因為群主開啟了全體禁言模式,但群裏很多人都顯示“線上”。時不時,群管理員發送一些視頻圖片至群裏,內容不堪入目涉及女性隱私部位或臥室、廁所等隱私場所,並喊話“想看更多精彩內容可私聊群主”。

  入夏后,偷拍行為增多。據公開報道,近期,北京、上海、廣州等地地鐵場所均有違法偷拍被抓的案事件發生。記者調查發現,偷拍設備及偷拍視頻在網上販賣較為活躍,一條針對偷拍的黑色産業鏈已然形成。

  “無需付費,只用截圖。在應用商城下載一款應用軟體,掃一掃截圖中的二維碼看一分鐘視頻並加好友後,憑帶用戶ID界面的截圖私聊我,就可以免費進偷拍群,裏面各種原版視頻免費觀看。”

  7月12日,記者在加入某社交群後,群主立馬發來這條資訊。進行上述操作後,記者被拉進一個名為“抄底資分享群”的群裏,群裏有少量的偷拍視頻和圖片。此時一個@所有成員的資訊跳出:“預覽群組只展示少量視頻供大家體驗,想看更多精彩內容可以直接私聊群主,加入付費SVIP群。”

  為深入調查,記者加入SVIP群發現,與之前成員數千人的“抄底資分享群”不同,SVIP群只有300多人,但超過200人都顯示近期上線或者線上,且該群上傳的偷拍視頻超過1000條,並以每天二三十條的頻率更新。

  “這裡還有當天偷拍的內容,絕對不會是那種爛大街的資源。”該SVIP群群主宣稱。

  記者看到,這些偷拍視頻多是在地鐵、超市、車展等場所偷拍女性裙底的短視頻。從攝像角度來看,偷拍者多是尾隨受害者,在其背後伺機下手。同時還有一些來自賓館房間、民房臥室的偷拍視頻,視頻右下角的時間顯示,多為近兩年來拍攝。

  一名專門改裝手機攝像頭的網店老闆告訴記者,在公共場所,上下班時間或人多的時候偷拍成功率高,人們的注意力被分散了;而如果用了改裝攝像頭的手機或偷拍設備,要比用一般手機偷拍成功率高很多。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偷拍群還以“特殊癖好”分門別類,以“廁拍”“賓館拍”“洗澡拍”為主題設置。群主還會對已購買“偷拍會員”資格的人提供優惠,比如記者加入SVIP群後,就有管理員發來私信稱可以六折優惠進入“廁拍”群。支付兩三百元就能進入一個號稱全部為當天偷拍內容的及時更新群。

  據了解,有不法分子專門進行偷拍販賣視頻,還有人專門收購、收集偷拍視頻,也有人通過上傳自己的偷拍“作品”進行交換。

  一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他的圖包資源就是從一名專門偷拍模特、網紅的“業界大佬”處購得的,一套資源可以賣6000元以上;還有已經存在多年,專門在街頭、公共場所拍攝裙底的人。

  在某電商平臺,記者以“微型”“針像頭”“偽裝像頭”進行搜索,找到數十家售賣針孔攝像頭的網店,售賣的針孔攝像頭各式各樣。這些網店介紹稱,針孔攝像頭能夠偽裝于各種物品中,如插線板、保溫瓶、車鑰匙、加濕器、洗髮水等。

  記者聯繫其中一家網店的客服,對方很快發來一款針孔攝像頭的實物圖,其直徑3.8cm,厚1cm,形狀類似紐扣,只比硬幣大一點。客服告訴記者:這些針孔攝像頭有網路時可以實時監控,沒網路時也可以錄影再回放;有些需要再回安放處附近接收視頻,有些則可以直接通過相應軟體下載。

  有的網店為了規避平臺監管,封面圖上內容都是“聯繫客服看圖”,沒有實物展示。有的網店“挂羊頭賣狗肉”,用其他商品代替針孔攝像頭,只有向客服諮詢時才會得到真實售賣的物品資訊。

  此外,還有店家稱可針對手機攝像頭進行改裝,花費1200元至3000元,市場上大多數品牌的手機都可以將前置攝像頭改裝到頂部,便於偷拍。

  記者調查發現,網上還有購買偷拍設備使用權的情況。一名販賣者告訴記者,他們的偷拍視頻都是實時更新的,攝像頭都對著床、按摩椅等地方放置,“在購買針孔攝像頭的使用權後,你可以觀看近期視頻甚至直播,至於看到的內容是什麼就看你運氣了,可能是居家日常,也有一些香艷畫面,你懂得的”。

  調查結束後,記者第一時間通過平臺系統進行舉報。客服告訴記者,平臺對於出售違禁品的商家一般會進行關閉店舖等處罰。舉報後24小時內,平臺給記者發來了處理完成的通知,記者發現再點進之前舉報的商品連結,商品已經下架,顯示“商品已售罄”,但該店舖還在正常營業,店內其他針孔攝像頭商品仍可以正常瀏覽和購買。

  有商家告訴記者,他們根本不怕被舉報,反正都是用小號註冊的;就算被舉報下架、封店,用其他賬號再開個網店就是了。

  實際上,銷售和使用針孔攝像頭已經涉嫌違法犯罪。我國刑法明確規定,非法生産、銷售專用間諜器材或者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在公安部部署的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中,全國公安機關網安部門依法嚴打非法生産、安裝、控制網路攝像頭等竊聽、竊照器材及偷拍偷窺違法犯罪,已偵破案件140余起,打掉非法生産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窩點40余個,抓獲犯罪嫌疑人380余名,繳獲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及零部件10萬餘件。

  北京瀛和律師事務所律師胡云云認為,一方面,需切實加強源頭治理,加強對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生産和銷售環節的監督,加強生産廠商的資質管理,各大電商平臺應對商家出售的敏感商品進行審核,督促商家對消費者購買行為進行實名登記,讓相關設備的來源和去處有跡可循;另一方面,需要不斷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加大對相關違法行為的懲治力度,增加違法成本。

  胡云云注意到,近年來不少“偷拍女性裙底”者多受行政拘留處罰。他認為,相較于給受害者身心造成的傷害和高額的違法收益而言,這樣的處罰力度很難抵擋一些人的營利衝動。

  “除行政處罰外,還可依據民法典人格權編、侵權責任編的相關規定要求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而如果嫌疑人將偷拍的視頻在網上傳播,偷拍的內容又符合我國法律關於淫穢物品的範圍界定的,則可能涉嫌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罪。”胡云云説,對於偷拍黑色産業鏈上非法生産、銷售等行為,也要發揮刑法的強制力和威懾力。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副教授謝澍説,偷拍行為如果涉及“以牟利為目的”的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可能構成製作、複製、出版、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如果傳播偷拍所得的視頻或圖片,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罪。即便沒有“以牟利為目的”也不涉及傳播情節嚴重的,偷拍的行為依然可能構成強制猥褻罪,之前司法實踐中已辦理過針對猥褻兒童的案件。

  “之所以當前一些偷拍者多受行政拘留處罰,主要還是因為過去刑事司法實踐中以牟利為目的或傳播情節嚴重的門檻較高,這就需要司法機關進一步通過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典型案例來明確法律適用標準。”謝澍説。

  胡云云呼籲受害者發現被侵害後,要勇於用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權益。“涉及個人隱私的案件,是依法不予公開審理的,所以被侵權人通過民事或刑事途徑維權時不必有所顧慮。建議在起訴前做好證據固定工作,堅決向不法行為説不。”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 88828235 對外服務:訪談直播展會廣告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